美工圖片   和平溪  河川情勢調查成果(經濟部水利署第一河川局,103年3月)

美工圖片 完整報告pdf檔 美工圖片 調查樣站kml檔 美工圖片 原始資料

和平溪水系雖已陸續進行河川治理規劃及檢討作業,惟目前尚未辦理河川情勢調查,故有必要針對本河系之下游河段進行全面性環境生態及河川情勢之調查,以瞭解河川環境及生物相特性。

和平溪流域內支流眾多,主流全長64.56公里,流域面積為570.41平方公里。本計畫調查範圍為和平溪下游,自河川界點至出海口河段全長約9公里,計畫範圍涵蓋和平溪主流外亦包括主要支流楓溪。另本計畫也將參考本流域內相關開發計畫之調查成果,針對和平溪中下游地區進行評估工作,並藉此使和平溪水系河川情勢調查分析及成果更加完善。

 

一、調查樣站選定及分布

依據河川情勢調查作業要點(草案)規定及考量和平溪河川流域特性與生態物種習性,並進行現場踏勘後,共選定3處固定樣站(和平溪下游出海口、和平溪中游河川界點及楓溪下游澳花橋上游過水路面)及1個補充樣站(和平溪下游大濁水橋上游取水工)進行和平溪河川環境因子調查與生物調查。

二、河川環境調查

(一)河川水質水量概況

整體而言,顯示和平溪水質大致呈中度污染,主要係受到和平溪的懸浮固體濃度偏高影響。另經本次調查成果發現和平溪主流河段流量充沛,惟支流楓溪於枯水期流量有較少的現象。

(二)河川棲地調查

和平溪大部分河段的棲地水域型態豐富多元,棲地品質佳;另外楓溪澳花橋至過水路面河段因人為工程施作影響,致使棲地環境破壞嚴重,部分河段無地表水徑流呈現伏流水狀態,已嚴重影響此段水域生態環境,目前僅澳花橋上游過水路面以上河段棲地品質較佳。此外,和平溪上中游河段河床底床質以卵石與塊石為主,而下游河床底質則以礫石及砂為主,出海口因河岸寬廣水流較緩,河口有淤積情形。

(三)河川構造物調查

和平溪流域範圍縱向構造物包含堤防及護岸,主流段現有堤防長度總計5,120公尺,其中左岸計有漢本及澳花1號堤防;右岸則有和平堤防。支流楓溪現有堤防長度總計1,985公尺,護岸750公尺;左岸有楓溪2 號堤防,右岸有楓溪1號堤防,澳花橋上游現正辦理「和平溪楓溪堤段防災減災工程(第二期)」,其銜接楓溪2號堤防,護岸長度750公尺。顯見自大濁水橋以下河段及澳花橋兩岸因人口密集,產業經濟發展較熱絡,故防洪構造物多集中在和平溪及支流楓溪下游河段。

和平溪自河川界點至出海口共計有四座橋梁,河口處有一座臨時搭建之工程用鐵橋,堰壩設施除和平南溪上的南溪壩外,並無其他堰壩設施,而楓溪河段僅有一座澳花橋。

三、 生態調查

(一)水域調查

和平溪水系各樣站4季水域生物調查結果,水域生物共紀錄魚類3目3科5種、底棲生物2目4科6種、水棲昆蟲7目18科18種、浮游性藻類與附著性藻類各為23種及27種。所記錄的各類水域生物,台灣特有種共記錄5種,分別為大吻鰕虎、粗首鱲、擬多齒米蝦、南澳澤蟹及雙色澤蟹,其中粗首鱲就廣義來說(臺灣本島)係屬於台灣特有種,而從狹義來看,對於和平溪流域則屬於因人為因素而入侵的外來魚種。

利用生物類的水質指標(如IBI、FBI、GI、SI),以及化學性的河川污染指標(RPI),進行水質判別結果比對分析顯示,和平溪水域生物調查在生物種類數方面,因和平溪河川特性影響,受水流湍急且流量變化大,加上水中含砂量高導致嚴重混濁,不利於水生生物棲息,故各調查樣站所調查的物種數貧乏。

而在數量方面,和平溪出海口及大濁水橋上游取水工樣站因為水量大且湍急,水中含砂量高,較不適合魚類生存,因此種類數明顯低於其他樣站,而河川界點樣站雖然主要河道流速快,但靠近岸邊的區域流速較平緩且水質較為清澈,故魚類數量較豐富;支流楓溪澳花橋上游過水路面樣站則是水流平緩,水質清澈透明,故魚類數量為四個樣站中最多,各調查樣站的魚類種數介於0種~4種間,數量介於0尾~230尾間。在底棲生物方面,大濁水橋上游取水工樣站於第4季紀錄到大量大和沼蝦,其餘各樣站則因為水量大且湍急,故數量較少,各調查樣站的底棲生物種數介於1種~3種間,數量介於1種~114種間。在水棲昆蟲方面,和平溪出海口位置位於出海口,受潮汐影響,屬半淡鹹水水質及水域環境含砂量高且為砂質性底質環境影響,不利水棲昆蟲生長,而大濁水橋上游取水工及河川界點樣站因河川流速快且夾帶大量砂石,並不適合水棲昆蟲附著生長,因此數量相對較少。浮游動物、浮游性藻類及附著性藻類則皆因水中濁度增加,不利浮游性藻類行光合作用生長,故物種數及生物量均較低。

和平溪水域生態因溪水混濁、水流湍急且河床經常改道,導致棲地變動劇烈,無法提供水中生物穩定之棲息環境及食物來源,因此其記錄到水中生物物種數量貧乏。

(二)陸域調查

綜合和平溪水系各樣站4季陸域動物及植物調查結果,鳥類調查共記錄13目33科70種;哺乳類調查共記錄8目13科19種;兩棲類共記錄1目4科10種;爬蟲類調查共記錄1目8科18種;蝴蝶類調查1目5科57種;蜻蛉目成蟲調查共記錄1目3科9種;植物共記錄35目63科129種。

陸域動物物種組成隨著樣站有所不同,下游樣站以適應河床裸地與草原的種類為主,中上游樣站則以生活於森林棲地的物種為主。4季次調查包含1種林鵰屬於瀕臨絕種之保育類野生動物,7種珍貴稀有保育類(大冠鷲、東方蜂鷹、鳳頭蒼鷹、環頸雉、烏頭翁、黃嘴角鴞及領角鴞)以及4種其他應予保育類(鉛色水鶇、臺灣獼猴、臺灣山鷓鴣及龜殼花),而經與當地民眾及老獵人訪談結果,包含1種瀕臨絕種保育類(熊鷹),8種珍貴稀有保育類(藍腹鷴、黑長尾雉、鵂鶹、臺灣山羊、穿山甲、百步蛇、食蛇龜及柴棺龜)以及7種其他應予保育類(臺灣藍鵲、紅尾伯勞、華南鼬鼠、白鼻心、山羌、雨傘節及眼鏡蛇)。特有種方面,共記錄到12種特有種與19種特有亞種。植物部分則依據「臺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初評名錄」之受威脅種類,紀錄有易受害(VU)之芫花及臺中假土茯苓等兩種,生長情形良好。

綜合4季調查結果,特有種與保育類種類數以鳥類最多。而歧異度指數結果,鳥類歧異度屬於偏高,蝴蝶類歧異度介於中等至偏高。哺乳類、兩棲類與蜻蛉目成蟲歧異度介於偏低至中等偏低,種類貧乏,爬蟲類歧異度則介於偏低至中等。而各測站之物種的均勻度指數結果則為中等偏高,顯示各樣站並無明顯優勢物種,此外,部分樣站僅記錄到一種物種,故造成部分物種的均勻度指數無法計算之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