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圖片   四重溪  河川情勢調查成果(經濟部水利署第七河川局,102年2月)

美工圖片 完整報告pdf檔 美工圖片 調查樣站kml檔 美工圖片 原始資料

本計畫工作範圍包含四重溪主流及其支流竹社溪、牡丹溪、汝仍溪及大梅溪。計畫目標為完成河川情勢調查之成果彙整、分析及評估,並建立生態資源資料庫(納入水利署水規試驗所開發之河川情勢資料庫),供各單位執行河川管理之建議及生態工法規劃設計之參考。

四重溪主要支流為牡丹溪、竹社溪及大梅溪,上游幹流為汝仍溪,於茄芝路匯入牡丹溪,再於南石門及溫泉村分別匯入竹社溪及大梅溪,於車城西南方流入台灣海峽;牡丹溪發源於牡丹鄉東源村東源湖,注入四重溪上游的牡丹水庫湖區。

河川空間利用分布狀況調查部分,高灘地利用:四重溪下游自河口至山腳橋河段屬平原型河川,枯水期河道中高灘地範圍約5公尺至30公尺,以卵礫石及砂土為主,雜草叢生,並無具體利用狀況,僅山腳橋上游約1,750公尺處右岸有馬場,利用河濱高灘地從事遊憩戲水、技術訓練或競技比賽;自山腳橋至牡丹水庫溢洪道前皆為丘陵型河川,河道中則較無高灘地。其他支流河道沿線內多堆積卵礫石及砂土,雜草叢生,但無明顯高灘地,更無高灘地利用情形。

空間利用屬人為方面者,則有觀光遊憩(四重溪溫泉觀光景點)、交通、聚落及零星農田、養雞場等,本水系河川型態包含平原、丘陵及山區型,但以山區居多,兩岸環境自然原始,人為利用不多。

針對四重溪進行河川棲地調查,除下游部分河段已建置護岸及堤防等縱向結構物外,其餘多維持自然風貌,流路多順沿山壁,流速平緩,棲地型態豐富,可見淺流、淺瀨、深流及深潭等棲地分布,而高灘地則多雜草繁生。

 竹社溪水流量小流速緩,部分河段枯水期可能因溪水全入滲形成伏流,導致地表河床出現斷流之現象;除下游外,兩旁河岸多為自然河岸,河床質多卵礫石及砂質,棲地型態以淺瀨及淺流居多。

牡丹溪為四重溪最大支流,河岸多為自然邊坡,河道內有淤積情況,棲地型態十分豐富,可見淺流、淺瀨、深流及深潭等棲地分布。
汝仍溪位於牡丹水庫上游,兩岸環境自然原始,棲地型態多為淺流、深流及深潭,並有淤積之情形,高灘地多為雜草叢生,河床植以沙質及泥沙為主。

大梅溪中下游兩岸多設置半重力式混凝土或砌石護岸,上游則維持自然河岸風貌,部分河段枯水期可能因溪水全入滲形成伏流,導致地表河床出現斷流現象;棲地型態以淺流與淺瀨為主,高灘地則雜草叢生,自然植生豐富,河床質則以卵礫石為主。

生態調查方面,既有生物調查資料蒐集內容包括現地生物調查種類為主,其中台灣特有種、保育類、稀少或洄游性生物,並調查水系內生態保育設施及保育事件等。調查樣站選取原則主要參考河川情勢調查作業要點(草案)等相關規定,並依現勘實際狀況決定。

水域部分,所記錄的各類水域生物,均屬分布於台灣西南部河口及溪流普遍常見物種,其中包括8種台灣特有種(台灣石魚賓、台灣馬口魚、粗首鱲、明潭吻鰕虎、恆春吻鰕虎、擬多齒米蝦、黃灰澤蟹及拉氏清溪蟹),以及4種外來種(馬拉關麗體魚、吳郭魚、大肚魚及福壽螺),並未記錄到任何保育類物種。

第一~四季的多樣性指數(H’),在多樣性指數方面,魚類以車城橋相對較高,蝦蟹螺貝類以石門橋相對較高,水棲昆蟲以大梅溪中游相對較高,浮游植物以石門橋及大梅溪中游相對較高,附著性藻類以懷恩橋及佳洛峝橋相對較高。在均勻度指數方面,僅水棲昆蟲(除了大梅橋之外)在物種個體數分配較為均勻。

由於四重溪流域周遭大部分皆多屬人為擾動較少之區域,水體清澈透明,汙染源少,故四重溪流域的物種組成以中低耐污物種為主(如:台灣石魚賓、台灣馬口魚、粗首鱲、明潭吻鰕虎、恆春吻鰕虎、擬多齒米蝦及拉氏清溪蟹)。

利用生物類的水質指標(如IBI、FBI、GI、SI),以及化學性的河川污染指標(RPI),進行水質判別結果比對分析,其中懷恩橋、石門橋、大梅溪中游、千禧二號橋、竹社溪上游、佳洛峝橋及牡丹六號橋的腐水度指標與其它水質指標有所差異。大梅橋各水質指標結果差異極大。水上草原樣站各水質指標結果僅有FBI值差異較大。

 

恆春吻鰕虎

 

 

日本禿頭鯊

 

 

鰻線

 台灣石魚賓、台灣馬口魚、粗首鱲、明潭吻鰕虎以及恆春吻鰕虎,為生態金字塔頂端的消費者,具有反映生態系完整性的特性,且屬於中低耐污之原生物種,其數量與水域污染程度有直接關聯性,水質狀況越乾淨,數量越多,反之水質越污濁,數量越少,因此可利用上述物種作為四重溪流域的指標物種,日後可針對指標物種進行數量的監測,以評估工程的施作是否對於水域生態有所影響或干擾,亦可評估不同時空之下,四重溪流域是否有因為其它干擾因子(如:民生廢水以及溫泉水的排放)水質日趨惡化。

陸域動物物種組成隨樣站不同而有所差異,整體而言以適應開墾地與草生灌叢地的種類為主,人為開發較少的樣站則較多稀有種或保育類。保育類包括9種珍貴稀有保育類(藍腹鷳、黃嘴角鴞、領角鴞、烏頭翁、大冠鷲、東方蜂鷹、黑鳶、鳳頭蒼鷹、食蛇龜),以及9種其他應予保育類(紅尾伯勞、台灣藍鵲、鉛色水鶇、白鼻心、台灣獼猴、雨傘節、眼鏡蛇、龜殼花、黃裳鳳蝶)。特有種方面共記錄到23種特有種與27種特有亞種。外來種則包含3種。植物部分則記錄14種特有種,未記錄到任何稀有物種。綜合兩季記錄到的73種鳥類中,包含1種夏候鳥、9種冬候鳥與2種外來種,顯示鳥類組成以留鳥為主。

由結果顯示,四重溪流域的鳥類與蝴蝶類多樣性屬於偏高狀態。蜻蛉目成蟲多樣性則屬於中等偏高狀態。兩生類與爬蟲類多樣性屬於中等,哺乳類多樣性屬於偏低,種類貧乏。在均勻度方面,懷恩橋於第四季因蝎虎數量相對較多,使得均勻度指數降至0.70,其餘樣站在四季的陸域動物調查中個體數分配均勻,沒有特別優勢的物種出現。

四重溪的上中下游海拔差異不大,整體而言,鳥類以開墾地與草生灌叢地常見物種為主。哺乳類以小型囓齒目與食蟲目為主。兩生類優勢物種以澤蛙、褐樹蛙及日本樹蛙較常見。爬蟲類主要以蝎虎類最常出現,石龍子類則次之。蝴蝶類以白粉蝶、緣點白粉蝶、黃蝶等開墾地常見物種數量較多。蜻蛉目成蟲則主要以青紋細蟌、脛蹼琵蟌與薄翅蜻蜓為優勢物種。

僅蝴蝶類的種類數在不同季次上有顯著差異。在數量方面,不同季次之間的哺乳類、爬蟲類與蝴蝶類皆有明顯差異。若以不同樣站作比較,哺乳類、兩生類、爬蟲類與蜻蛉目成蟲的種類數在不同樣站間有顯著差異,主要是四重溪主流上游(石門橋)、大梅溪與牡丹溪上游(水上草原)樣站較豐富。

四重溪主支流共記錄到11種保育類,包括藍腹鷳、黃嘴角鴞、領角鴞、烏頭翁、大冠鷲、東方蜂鷹、黑鳶、鳳頭蒼鷹、紅尾伯勞、台灣藍鵲與鉛色水鶇。若排除短暫性居留台灣的候鳥(紅尾伯勞)以及廣泛分布型的鳥種(烏頭翁),其餘均可作為四重溪主支流的指標物種。